私募创投

青岛进口棉压港爆仓 棉商仍在源源不断地囤棉

2012-08-30 00:00:00  浏览:797822  来源:投融网
摘要:  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获悉,铁矿石、棉花等大宗商品集中压港现象目前未见明显缓解,反映经济下行压力仍大。迫于去库存压力,7月后港口吸纳新的煤炭动力不足,加上天气因素影响,港口煤炭库存压力下降,但这并不代表煤炭生产销售情况出现好转,煤炭产业链的“去库存化”进程仍“任重而道远”。   业内人士称,煤炭、铁矿石此前被称为“黑金”...

  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获悉,铁矿石、棉花等大宗商品集中压港现象目前未见明显缓解,反映经济下行压力仍大。迫于去库存压力,7月后港口吸纳新的煤炭动力不足,加上天气因素影响,港口煤炭库存压力下降,但这并不代表煤炭生产销售情况出现好转,煤炭产业链的“去库存化”进程仍“任重而道远”。

  业内人士称,煤炭、铁矿石此前被称为“黑金”,走出“黄金十年”行情,今年出现的惊天逆转可能不仅是经济下行背景下需求疲弱的原因,更可能意味着在经济转型中,其市场话语权将愈来愈弱。

  铁矿石棉花堆积如山

  消化库存压力难言乐观

  青岛港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进口港之一。8月12日中午,青岛港前湾港区,铁矿石码头的方向,不时传来货轮悠长的汽笛声。从货轮上卸下的褐色、灰色铁矿粉,通过运输带传送到堆场后,被平整成一座座小山,等候运往各地钢厂。

  但今年铁矿石“等候”的时间有些漫长。一位刚刚走出堆场的工人,指着100多米外的褐色铁矿石堆说:“有的铁矿石在港区存放一个月就运走,有的能放上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堆放需要成本,如果超过免费堆存期,一吨铁矿石堆放一天的费用是一毛钱。

  一艘来自澳大利亚的“亚历山大”号轮船正在缓缓靠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条船装有17.6万吨铁矿石,而这个20万吨级的铁矿石码头几乎每天都要停靠两艘货船,即进口铁矿石为35万吨。青岛港前港公司码头工作人员说,每天都有两条船靠岸,一直持续不断。

  青岛港在一份说明材料中表示,截至5月31日,青岛港铁矿石港存量为1571万吨,处于正常水平,不存在积压现象。事实上,1571万吨存量并非小数目。青岛港铁矿石库存量的历史最高值出现在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由于各大钢厂纷纷减产,铁矿石库存量达到1690万吨。“那个时候,为了腾地方堆放铁矿石,把一栋三层办公楼给拆了。”青岛港相关人士说。

  据“我的钢铁网”铁矿石港口库存统计显示,截至8月24日,全国30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为9895万吨,较前一周增加83万吨,连续两周上升,总库存创下23周来的新高。与去年同期相比,总库存增加374万吨。短期预计港口库存仍然以增加为主。

  由于进口量增加,市场需求减少,去年10月以来,我国铁矿石港口库存量始终处于高位,而价格也出现下滑。在铁矿石市场,110美元/吨的价格曾被视为牢不可破的底线,但63.5%印度粉矿期货27日的报价已跌至106-108美元/吨。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与几位铁矿石贸易商的交流过程中,“套牢”几乎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以往铁矿石价格每年都几轮波动,公司才能通过贸易做波段、赚差价。但今年价格一直很低迷,缺乏上涨动力,都不敢囤货,怕被套牢。”一家铁矿石贸易公司老板称,过去各地钢厂求他帮忙进口铁矿石的场景,在今年已经不见踪影。从今年2月起,钢厂订单减少,过去忙的时候每天要处理三单合同,现在经常一周也没有一单合同。即使他亲自登门拜访也不管用,特别是一些小钢厂,不是检修就是已经停产。

  被“套牢”的还有棉花贸易商。在青岛的黄岛口岸—中国最大的棉花进口口岸,正呈现“棉满为患”的状态。今年的进口棉已经“爆仓”,但棉商还在源源不断地囤积进口棉。

  青岛金宇物流有限公司是青岛保税港区一家较大的棉花物流企业,目前进口棉库存量已达到该公司4万吨的满负荷状态。公司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往年的棉花库存状况从未出现像今年爆满的情况,以前库存达到七成已算高位。被压缩成长方体的皮棉,堆满了近20米高的仓库,棉花到港的时间,最早的竟然是2011年1月。

  而上述企业的情况也并非个案,目前青岛保税区100多个棉花物流仓库全部爆满,棉花堆积如山。由于棉花开发商误判形势,在年前棉价低谷时“抄底”,大量囤积棉花以图大赚一笔,但经济形势不佳、配额限制以及棉价持续低迷,导致棉花进口商亏损严重。

  某棉花贸易商称,以往贸易商手中积压上万吨的货就算多,而现在积压几万、甚至十万吨货的贸易商已经不在少数。按照现在的行情,积压一吨棉花,贸易商至少亏损3000元,如果积压十万吨,就要亏损数亿元。

  不少仓库的存储费也从以往的0.7元/吨左右上涨到2元/吨,但仍难阻挡不断增加的棉花入库单。由于青岛保税区仓库爆满,很多经销商将目光投向周边的潍坊、高密等地的仓库。

  “订单基本都是去年已经谈好的,很多棉纺企业普遍认为今年进口棉花价格很低,因此纷纷抄底,加大棉花的进口量。”山东某棉纺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与目前18200元/吨左右的国产棉花相比,进口棉花的到岸价格大约是14000元/吨,每吨大约有4000多元的价差,而最高时“价格倒挂”达5000元/吨。但由于现在实行配额制度,进口棉花即使压港,企业也无法购入棉花。

  青岛保税区内有100多家棉花经销商,多数处于观望阶段,期待增发配额,或者等到9月东南亚国家缺棉花时再出售。而基于目前纺织行业遭遇高库存问题,棉花经销商在短期内消化库存的压力难言乐观。

  煤炭港口积压暂时缓解

  短期需求仍难好转

  “今年上半年,北方煤炭压港情况比较严重的原因主要还是供需失衡。受国内经济增速下行的影响,工业用电增幅回落,导致煤炭市场需求下降。同时,今年南方雨水丰沛,水电发电大幅增加,部分火电厂机组停机。”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煤炭行业分析师安志远说。

  中国证券报记者8月14日在秦皇岛港了解到,上半年,许多煤炭积压在港口无法售出,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最高时超过940万吨,远超警戒线。一位调度工作人员称,今年4月以来,经常闲得无事可做,只能翻翻报纸,上网看看新闻。一位贸易商告诉记者,他从事煤炭贸易10多年,在他的印象中,秦皇岛港开航以来,从没有出现过无船装煤的现象。

  但进入8月中旬以后,煤炭压港情况逐步有所好转。秦皇岛煤炭网港口中心的数据显示,8月28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由上周的700.7万吨回落至638.40万吨。

  业内人士分析,港口迫于去库存压力,7月之后吸纳新的煤炭动力不足,而7月底至8月初,环渤海地区的煤炭运输普遍受到台风和持续强降雨的影响,致使铁路煤炭调进量显著减少。连续三周以来煤炭调入量均处在较低水平,使港口煤炭库存下降。

  最新消息显示,曹妃甸港煤码头二期工程近期将逐步投入使用,新增的5000万吨装船能力将有助于提高煤炭行业的供应能力,同时也将分担大秦线整体的运量,其他港口的煤炭调入量也将相应减少。

  但上述情况并不表示煤炭生产销售出现好转,煤炭产业链的“去库存化”进程仍“任重而道远”。一家煤炭企业人士坦言,公司往秦皇岛等港口发煤的情况并不好,销售并不乐观。最新公布的多项经济数据显示,当前国内经济仍在底部徘徊,业内人士认为,考虑到宏观经济运行的惯性与政策时滞性,扩张性政策短期内难以见效,因此煤炭市场仍不完全具备好转的基础条件。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经济增速的转换期,从高速增长阶段转换到中高速增长阶段,转换期需要一定时间。煤炭需求进入相对剧烈阶段,规模需求在一定时期内还将存在,预计‘十三五’之后,煤炭的需求将明显回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赵庆明说,经济结构调整不会一蹴而就,而是一个痛苦而长期的过程。

  企业遭遇“寒冬

  供需失衡叠加转型阵痛

  虽然是酷暑时节,但中国证券报记者到产棉区和棉纺织企业采访时,却感受到棉纺产业链条上发出的阵阵“寒意”。

  被称为“中国棉花之都”的滨州,其棉纱出口量曾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中国证券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当地很多纺织厂已经人去楼空。位于山东省武城县的某纺织有限公司已关门停工,该公司只有1万纱锭,一位留守的工作人员说,“现在很多纺织企业的生产量都调到很低水平,市场非常不好。”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山东省郓城、高密、夏津等地,聚集了几百家中小型棉纺企业。

  “由于整个棉纺行业不景气,大部分中小棉纺企业限产,一部分已经停产。”德州市棉花协会秘书长马俊凯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说,很多年生产量在10万—50万纱锭的中大型棉纺企业,如今普遍开工不足,导致棉纺织行业集体进入“冬眠”。

  如果把港口比作口腔,港口不断地进食,具有胃部功能的仓库严重“积食”。而下游的棉纺企业消化吸收偏弱,因此导致目前棉纺行业系统出现紊乱、消化不良的病症。

  纺织行业的低迷,其实从去年已开始显现。中国海关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纺织品累计出口94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上升22.9%,但增速下滑6.5个百分点。山东省今年1-6月份累计出口91亿美元,同比下降4.2%。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与2009年初32000元/吨的棉花价格高位相比,如今的价格可以说是平价。马俊凯说,今年全世界棉花种植面积大、产量大,供过于求,再加上经济不景气,棉花消费减少,使得国际棉花价格大幅下降。与东南亚国家相比,中国棉花没有丝毫的成本优势。

  近期国内棉价走低,没能让纺织企业从中获益,且打击部分棉农的植棉积极性。周吉所在的村庄,多是盐碱地,水量小,不适宜种植小麦、玉米等粮食作物。“如果不是土壤限制,农民肯定都已经弃棉种粮。”周吉说,“最近听说棉花又在降价,每斤3块2毛钱,2010年棉花价格最高时曾达到7块钱一斤,现在种棉花挣不到钱。”其实,山东省的棉花种植面积一直在下降。马俊凯介绍,德州2012年度棉花种植面积为130万亩,比去年下降20%,而整个山东省则下降15%。

  日前,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发布《2011棉花年度纺织企业生存状况调查报告》,调查发现,当前纺织企业经营发展中遇到的主要困难,受访企业选择比重最高的三项依次是:“行业产能过剩,价格竞争激烈”、“价格下跌,库存贬值风险加大”、“国内外订单减少,市场开拓难度加大”。此外,“人工成本快速上升”也是长期存在的因素。该调查显示,棉纺企业普遍对未来预期偏向谨慎,65.5%的受访企业预期纺织行业“继续缓慢下行”。

  铁矿石贸易的低迷,让很多航运企业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办理船舶有关营运业务的船代公司,今年效益很惨淡,2011年年初青岛取得资质的船代企业还有131家,而到今年年初只有106家取得资质。很多原本从事铁矿石生意的公司,正在寻求转型或者干脆转行。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高级分析师徐向春表示,目前钢铁行业的局面是前些年高速发展的必然结果,中国钢铁行业的黄金发展期已经过去。这一行业正陷入需求下滑导致产能过剩,原材料、人工等成本居高不下,上下游两头挤压的困局之中,预计这种状况不是暂时的。“虽然全行业不至于长期陷入亏损,但困局在短期内仍难以改变,将可能持续3-5年。”近年来,大规模扩张、财务负担较重、资金链断裂风险较大的钢铁企业将可能倒闭。

  专家认为,压港其实只是表面现象,铁矿石、棉花等压港背后折射出上下游产业的生存现状,行业积弊、粗放式投资,才真正值得引起关注。煤炭、钢铁行业的“艰难”,反映出中国经济转型之痛。

  业内人士认为,曾经遭疯抢的煤炭如今少人问津,其背后原因是煤价与电价定价机制长期紊乱,以及电力体制改革的“坚冰难破”。钢铁行业处于“极度深寒”中,钢厂仍在扩大产能,这种乱象的形成,既有历史原因造成的行业粗放式生长,也有市场调节机制失灵,从而对行业生存进行恶性反噬。

  对于一些行业而言,随着经济结构调整而转型或是唯一出路。有专家称,目前我国钢铁产量占全球的46%,但在铁矿石上没有定价话语权。因此,未来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要在资源上下大力气,做好资源保障体系建设,包括加强国内国际的资源整合。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认为,在这轮经济下滑的过程中,不应再度重复2009-2010年的行政计划式的刺激。面临经济放缓的困难,其实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向更加市场化模式转型的契机。



    中投融,专业的香港上市财务顾问,为企业策划整个上市方案,统筹整个上市流程所需的资源。
    投融网(www.ipo.hk),目前拥有12万+ 注册会员,投行俱乐部会员可发布及对接投融资需求、筛选优质项目、企业上市辅导、兼并收购等投行业务信息,在线结识更多人脉。
    欢迎各类机构洽谈战略合作,欢迎投融资及上市客户选择我们作为合作机构。

微信:ipoweb
邮箱:service@ipo.hk
热线:0755-33572246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