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创投

孙正义--梦想与激情之:在痛苦中飞翔(连载12)

2010-08-31 00:00:00  浏览:691916  来源:投融网
摘要:  投融网注:孙正义,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现任总裁、董事长,多家国际著名互联网公司的董事、顾问,是世人公认为的将任何梦想变成现实的奇男子。   他是一个享受盛誉的风险投资家。他从1995年开始涉足互联网和电信投资,先后帮助雅虎、UT斯达康、新浪、网易、阿里巴巴、分众传媒、盛大网络等获得了巨大成功…   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个充满激情和梦想的企业家。他充...

  投融网注:孙正义,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现任总裁、董事长,多家国际著名互联网公司的董事、顾问,是世人公认为的将任何梦想变成现实的奇男子。

  他是一个享受盛誉的风险投资家。他从1995年开始涉足互联网和电信投资,先后帮助雅虎、UT斯达康、新浪、网易、阿里巴巴、分众传媒、盛大网络等获得了巨大成功

  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个充满激情和梦想的企业家。他充满磨难的创业经历,奇兵突起的创新思维,独树一帜的管理思想,对于立志要创业或正在创业的人们都将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本书以孙正义的话语为“引”,深入描述他的投资哲学和创业智慧,探寻他和中国的不解之缘,已经掀起和即将掀起的投资狂潮

  投融网从8月16日开始对本书部分章节进行转载。

  自古以来,失败者多于成功者,所以成功者的成功经历往往很容易被神化,从而导致了肤浅主义和懒惰主义的横行。而事实是,即便是孙正义这样的成功者,他在到达浪尖之前,也曾经历过无数次波谷;在收获井喷期的丰收之前,也曾遭遇无数次的失手。这是每一个成功者通往成功之路的真实写照。

  追溯孙正义奋斗之旅,“痛苦”是一个再贴切不过的词了。

  一是身世之苦。孙正义出生在日本,但是他的祖上是韩国人,日本人对韩国移民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即便孙正义一家已经在日本生活了好几代,仍然饱受歧视,生性敏感的孙正义对此刻骨铭心,他常常对自己说:“一定要做出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证明自己。”为此他在17岁时独身远赴美国,开始他的求学之旅。

  二是创业之苦。孙正义立誓要在日本闯出一番大事业,但是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创业环境并不开明,社会上很多人的思维仍然十分保守,他就像在一片灰蒙蒙的大雾中左右突围,并且还担着“过于冒险”、“不合常规”的种种骂名。

  三是疾病之苦。孙正义的创业之路不仅要面临着资金缺乏、不合理竞争等压力,还在创业不久身患重病,几乎不治。疾病在摧残身体的同时,也在摧残着他的思想、消磨着他的意志。所以,从生死线回来的孙正义,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振作起来,并平添了一份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平稳和成熟,其中的故事,值得探寻和回味。

  痛苦,可以让人的灵魂得到深刻的修炼,而成功者,必然是达到修炼之高境界的道行高深者。孙正义,是如何在痛苦中展翅飞翔的呢?

  我不是天才,我只是比一般人更勤奋努力

  对创业型的企业家来说,事业的起步首先要得益于他必须了解市场需求和技术进步,懂得何时满足市场需求。但是,仅仅有这些,还不足以成就一番事业,他还必须具有勤奋和牺牲精神。

  古人云:业精于勤,荒于嬉。企业家的勤奋,是关乎责任心、事业心、工作毅力等优良品质的根本素质,是企业家必备的品质。孙正义对于计算机产业的精准判断,曾被人誉为是与比尔·盖茨齐名的天才—比尔·盖茨是信息技术领域的天才,孙正义则是信息产业基础设施领域的天才。

  关于这点,孙正义是如何看的呢?

  我不是天才。创业最关键的是要有激情,当你有强大的激情,而且工作重点非常明确的时候,你就可以变成专家了。你不断地工作,因为你有激情,因为你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于是你就有了工作重点,事情就变得很容易了。

  在美国留学的六年中,孙正义为了快点升入大学,在高中部连跳三级,他在四个星期内学完了别人要用三年时间才能学完的课程。虽说他原来在日本国内上学时有了一定基础,但是难度还是很大,何况他的英语当时并不好。为了考上大学,必须十分刻苦。在那段时间里,孙正义常常连走路、吃饭、如厕甚至进澡盆都捧着书,每天的睡眠时间缩短为3~5个小时。就连开车他也不忘带上耳机练习英语听说,遇上红灯都要把课本拿出来放在方向盘上瞄上一两眼。

  孙正义先是考入了霍利大学,这是一所由罗马旧教学校改革而来的大学,气氛十分自由,校风开放,师生关系很和谐。孙正义在那里待了两年,学习比在高中部时更加刻苦。他每天都背着一个因为装满书籍而变形的大书包,穿着脏兮兮的牛仔裤,在校园里旁若无人地思考问题,成为当时名满全校的“年龄不详的怪人”。在课堂上,他全神贯注地盯着老师,唯恐漏过哪怕是一个字,这一点给老师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于是下课后,这些老师都乐意回答孙正义提出的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对他的更加稀奇古怪的答案均报以微笑。

  孙正义一直保持着十分优异的成绩。他喜欢考试。有一次,他患上了恶性流行感冒,高烧不退,茶饭不思,但是整个人却很亢奋,因为考试就要到了,孙正义每次在这个时候就会变得充满干劲。他撑到了考试结束,被送到医院时,医生毫不客气地教训了他,病情来势汹汹,而且还拖延这么长的时间,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过,那次考试,孙正义发挥得不错,统统都得了“A”。

  在霍利大学攻读了两年后,孙正义如愿进入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伯克利分校经济学院,这才是他到美国留学的目的。他在这里最大的收获是能零距离地接触计算机。学校的计算机24小时开放,这让孙正义如鱼得水。

  孙正义涉猎很广,除了自己的专业经济学之外,他还在数学、物理和计算机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他的第一项发明—多国语言翻译机就是在大学期间研制出来的,伯克利大学的师资力量为孙正义完成这一壮举提供了充分的条件。当然,这也离不开孙正义那种超乎常人的努力。

  尽管忙于搞发明创造,并且后来还自己经营公司,但孙正义的学业并没有落下。这都源自他的刻苦精神,他总在各种会面、谈判的间隙,拾起学业,可谓见缝插针。到了1980年的时候,他顺利毕业。众所周知,美国的大学都实行一种“宽进严出”的制度,以孙正义这样身兼数职还能顺利毕业,可见他的勤奋程度。这种勤奋精神后来在发展软银事业中更是被孙正义发挥得淋漓尽致。

  1982年,软银公司以“黑马”的姿势在日本企业界崛起。这段时间孙正义更加忙碌,他往往会忙得忘了吃饭,没有周末和假日,每天的睡眠不超过6个小时,即便是睡着,脑子里想的也是工作上的事情。企业领导人的这种拼命精神也激励了公司员工,有的人忙得好几天都没有回家,晚上困得顶不住的时候就胡乱找个地方对付。这种从上而下的拼命三郎的精神,使得软银公司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在日本软件流通行业中脱颖而出。

  曾任软银公司美国分公司总经理的泰德·德罗特说:“孙正义曾经在同一天先与人在旧金山共进午餐,接着又与另一个人相约在纽约见面,这在常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但只要关系到业务,对孙正义来说就没有不可能的事。他就是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同一天和不同的人分别在旧金山和纽约吃饭,这对他来说极其平常。

  泰德·德罗特和孙正义关系密切,很少有人像他那样了解孙正义。所以他对孙正义的评价应该是相当权威的。综合他的话我们总结了孙正义身上具备了两种超常的能力:一是令人吃惊的洞悉问题本质的能力。他总是能看清问题本质,并快速处理。二是他超乎常人的勤奋努力。

  感谢那段安静地阅读4000本书的日子

  1982年7月,也就是在软件银行成立的第二年,孙正义在一次例行体检中,检查出患有乙型肝炎,这是一种难以治愈的慢性疾病,孙正义辗转了几个医院,得到的答复都是无法医治,至多只能活五年时间。

  这仿佛是一记晴天霹雳,把孙正义和家人给击懵了。软银的事业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未来应该如何扩展,他已经胸有成竹。而就在他雄心勃勃,正要大展宏图之时,忽然有人告诉他,不能这样拼命了,必须停下来,因为你来日不多。彼时,孙正义的大女儿已经一岁多了,妻子优美腹中还有一个孩子。每每想到这些,孙正义的那种复杂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妻子常常背着他以泪洗面,而孙正义对于这种被宣判的“命运”,感到非常不甘:

  如何宣告我下个月就死,这会让我快乐得多。不管时间多短我都会最后拼一把。我会追逐理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但是,现在却必须抱着一颗不知何时爆炸的炸弹,惶恐不安、小心翼翼地活着。尽管如此,这也能活五年了。我这么痛苦地活着是为什么呢?是职员们、客户们,还是工作呢?

  1983年年底,孙正义的病情还是时好时坏,他已经请了原任日本警备保障副总经理的大森康彦代替他担任软银的总经理,在实际运营中,大森康彦体现出来的管理风格和孙正义不太一样,公司的一些创业*都被排挤走了,而孙正义的身体状况又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回到公司,这让他心情更加抑郁。

  一个偶然的机会,孙正义了解到日本有一个名叫熊田博光的医生发明了一种治疗乙型肝炎的新办法—类固醇脱离疗法。其原理是由于乙型肝炎是慢性的,很难治愈,但是如果能转化为急性肝炎,就不难治好;所以类固醇脱离疗法就是先将乙型肝炎诱发成为急性肝炎,然后再抓住机会用治疗急性肝炎的办法进行治疗。这种疗法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味,具有很大的风险性。

  既然日本乃至全世界都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那就试一试吧。孙正义就这样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了熊田博光,表示愿意接受他的治疗方法,从而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治疗。

  然而,在孙正义的内心里,还是充满了疑虑,他不知道这次治疗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既然医生希望他全力配合,他也只能按捺下心里的焦虑,遵从医生的叮嘱。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态,他强迫自己潜心读书,卡耐基、洛克菲勒、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等成功人物的书籍他都有所涉猎。如果再加上其他类别的书籍与商业杂志等,孙正义大概读了4000本书。

  阅读的书里,《孙子兵法》给孙正义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觉得虽然和中国的这位古人相隔千年,思想上却是相通的。还有一本名叫《龙马前行》的历史小说,是孙正义中学时代看过的,而今重新回头去看,获得的是一种不同于年少时的感受。

  坂本龙马,日本幕府末期的政治家、实业家,出身为土佐藩乡士,按照日本当时的封建阶级制度,他本应该为自己的藩主克己奉公,鞠躬尽瘁。但他却冒着被株连九族的风险,两度脱藩成为身份危险的志士。坂本龙马是促成萨摩及长州二藩成立军事同盟的重要推手之一,他提出的“船中八策”,成为后来维新政府的重要指导方针,对日本明治维新的初期起到重大作用。坂本龙马后被刺客刺杀,死时才33岁。

  坂本龙马在日本民间的声望很高,被誉为“日本大众文学巨匠”的司马辽太郎称坂本龙马是“日本历史当中最有魅力的人物”。在一次“最受日本民众喜爱的历史人物”的调查中,织田信长名列第一,而坂本龙马名列第二。后世有许多关于他的传说,并以小说、漫画、电影和电视的形式加以传颂。孙正义小时候看得最入迷的是由司马辽太郎撰写的《龙马前行》一书,他深为坂本龙马不为世俗所束缚、永远走在时代前头的精神所鼓舞,并在不知不觉中演化为自己的行事风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坂本龙马是孙正义最早的启蒙老师。

  人生的价值不在于活得多长,而在于献身于什么。或许,我只能再活五年、六年,但至少我还可以努力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像龙马那样遭人毒手,有一天忽然死去。

  书本给人力量,虽然治疗的结果还不好下断定,但是孙正义的心情逐渐开朗起来。他又像从前那样,一切向前看了。可不是,大学时代只顾看课本,忙着搞发明;创业时更没有时间停下来看看书,分析过失。而人走得太快,是很容易被绊倒的。现在自己有了经营企业的经历,又有着这样一个机会好好读书,也算是一件幸事。

  这是上天恩赐的机会,我可以好好看看财务报表,认真研究一下公司的经营管理方法,备战21世纪。

  可见,在此之前,孙正义忙碌得连看公司财务报表的时间都没有。

  1984年年底,凭借熊田博光医生的高超医术,以及孙正义惊人的毅力,孙正义的身体完全康复,他终于可以告别那段凄风苦雨的阴暗日子,回到他热爱的公司经营中去了。

  不过,这番从生死线回来,孙正义也改变了很多,他变得更加从容和睿智。如果说在生病之前他给人的印象是精力充沛、猛打猛冲,那么病好之后的他收敛了这种锋芒,整个人就像经受了暴风雨洗礼之后的海面,沉静了下来。只有当他看好哪个项目或者准备冲锋的时候,人们才又看到了他千军万马蓄势待发的激奋状态。

  有时候,吃亏能获得比金钱更宝贵的信任

  “诚实不欺”是孙正义恪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法则,也是他的“孙孙兵法”中“信”的重要内容。在一些合作中,孙正义宁愿自己吃亏,也要把好处让给合作方。

  把好处让给对方,对方便会将我视为自己人,如此一来未来的事业才能顺利推动,我自然能从中享受好处。

  在软银的发展过程中,它多次和一些大公司合作,有成功的项目,也有失败的项目。而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失败,孙正义都主动地承担起合资公司亏损的部分。最难能可贵的是,为了不拖累公司,孙正义还是个人承担这些亏损的。

  与美国兰德公司合作

  1988年7月,软银设立了美国软银公司,想借此从流通业进入网络行业。

  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以局域网为中心的网络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还局限于办公室或大厦等较小的范围内。但是孙正义预计到这将是一个时代潮流,他希望软银能提早一步抢入这一市场。

  孙正义首先接触的是一家名叫兰德的美国公司,该公司主要为企业提供网络硬件和软件等业务,自1982年横空出世,以每年70%的惊人速度增长着,每年的营业额达到了20亿美元。孙正义希望通过和兰德公司的合作,将局域网的先进技术引进日本。

  野心勃勃的兰德公司正准备打入日本市场,总裁诺曼先生起初并不理睬千里迢迢来取经的孙正义,但最后经不起孙正义的死缠烂打,他便将当时以开发计算机的基本软件著称的诺贝尔公司介绍给了孙正义。

  诺贝尔公司开发和销售一种名叫“Net Ware”的局域网操作系统,是IBM公司网络操作系统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Net ware 操作系统的最主要部分是文件服务器软件,服务器上的目录被映射到网络驱动器,这样在用户看来,它运行起来就如同是虚拟磁盘。Net ware操作系统的主要优点是能够运行在多种网络硬件上。不论是选择IBM网络,Corvus公司的OMNINET网络,还是AT&T公司的星形局域网络等,都可获得Net ware的操作环境。

  在当时,Net ware在美国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65%,而且Net ware并非直销,只通过批发商卖给零售店,这正是软银擅长的模式。

  孙正义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他首先想到的是动员兰德公司和软银一起,联手日本的一些厂商,一起出资来做这件事情。兰德公司是软银和诺贝尔公司之间的桥梁,它也有进入日本市场的计划,如能和它携手,一是能更好地和诺贝尔公司进行谈判,二则是尽可能“化敌为友”。孙正义不希望在网络行业一开始就遇到像兰德公司这样的强劲对手,所以合作是上上之选。另外,还必须联手日本国内的其他厂家,毕竟软银当时还没有上市,资金不够充裕,而且Net ware操作系统的推广需要技术人才,可以借助像索尼、NEC等这样的实力厂家。

  如果此次合作顺利,它也是软银进入美国市场的第一个试点,孙正义就可以从中学习如何和美国企业合作,并顺利实现将美国技术引进日本的目的。

  几经周折,软银和诺贝尔公司在1990年成立了“日本诺贝尔股份有限公司”。不久,孙正义又成功地说服了索尼、NEC、富士通、东芝、佳能等公司加入合作阵营,于1990年年底成立了“日本诺贝尔投资公司”。其中,兰德公司是最大的合资方,持有的新公司股份超过50%。一年后,日本诺贝尔投资公司的销售额实现了单月赢利,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就在孙正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形势发生了剧烈变化。兰德公司突然破产,并被美国的计算机系统公司JWP收购,JWP要求解除和日本诺贝尔公司的合资合同,这样一来,不光是软银,其他投资公司也会因为合作解除而遭受重大损失。

  孙正义立即飞往美国,面见诺曼先生,指出这次合作解除的责任在兰德公司,不应该由其他合资公司承受相关的损失。所以,他强烈要求兰德公司把合作资金返还给各投资公司。

  孙正义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如果兰德公司不答应,他打算由软银一家担负所有亏损。孙正义的义正词严和不屈不挠的坚持,终于迫使诺曼先生作出了妥协,答应他返还合资资金的要求。

  不过,作为条件,软银不但没能收回投资资金,还必须承担投资公司的亏损部分,算起来总共有2亿日元。孙正义二话没说,答应了下来。虽然这对于还没有正式开展国际化业务的软银公司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负担。但是,孙正义是这么看的,这一次合作虽然失败了,软银却也收获不小。

  首先,通过此次合作,软银得以培养了一批拥有关键技术的人才。

  在此之前,软银一直以流通为主要业务,没有自己的技术人员,而通过和诺贝尔公司合作,软银加入了诺贝尔公司的网络OS,具备了与Lotus公司的“Lotus Notes”、Oracle的“Oracle NLM”等系统相抗衡的资本。软银不再仅仅是一家流通企业,它成功地进入了网络业务,并将之发展成为软银的支柱业务之一。人们对软银公司的态度也因此有了相当的改观,这对于公司1994年的顺利上市意义重大。

  其次,孙正义的守信获得了其他合资伙伴的信任,为软银日后的事业拓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一点正是孙正义最看重的,他说:

  一次合作失败了,如果不能采取守信的举措,多数人以后都不会再和你合作了。所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信任,比获得等值的金钱更加可贵。

  与罗斯·佩罗合作

  1991年4月,孙正义与最大独立计算机服务公司EDS公司创始人、佩罗系统公司创始人、董事会主席罗斯·佩罗合作成立了一家从事系统整合事业的合资公司。

  罗斯·佩罗是IT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年轻时他是一个天才推销员,是IBM在美国西部销售额最高的人。他在20世纪60年代初富有远见地创办了 EDS—全球最大的计算机服务公司,并因此成了20世纪80年代IT业最富有的人之一。佩罗还亲自带领一个营救队去营救被关押在伊朗的两名EDS人质。1985年,EDS确立了世界上最大计算机服务公司的地位。

  1988年,罗斯·佩罗又创办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佩罗系统公司,它是信息技术服务和企业解决方案的全球提供商,在北美、欧洲和亚洲拥有多个合作者。

  孙正义和罗斯·佩罗一见如故,孙正义很喜欢佩罗的大格局作风。

  与佩罗合作的理由有二:一是我认为在小型化的趋势中,必须拥有系统整合的技术;二是要合作就要找美国最大的系统整合公司合作。符合上述两项条件的,只有佩罗一人,因此我才会考虑和他合作。

  但是,当时小型化尚未成为主流,合资公司成立第一年便出现亏损。就在孙正义寻找对策准备再加把劲时,忽然听到一个消息:佩罗将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竞选1992年的美国总统职务,他计划投入6亿美元,与共和党候选人老布什,*党候选人比尔·克林顿同台“竞技”。

  罗斯·佩罗宣称自己看不惯“泥泞中角斗”的美国政治,他要改变当前的两党竞选总统的的政治格局。他立即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自动助选,为佩罗竞选奔忙。佩罗的声望在6月初曾一度高过布什和克林顿,拥有超过 30 个百分点,在美国总统竞选史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三强鼎足”之势。

  但是,对于商业,特别是合作领域的商业活动来说,合作的一方身上有太强烈的政治色彩肯定不是一件好事情。孙正义并不希望他人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他和佩罗的合作,无论佩罗竞选结果如何,必然都会给合资公司带来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当时我考虑到,身为总统候选人的佩罗,手上拥有一家亏损的公司,必然会有负面影响,尤其是第一年的亏损金额就高达10亿日元。此外,我不希望事业上的合作伙伴拥有太强烈的政治色彩。既然短时间内无法创造收益,干脆解除合作关系。

  合资公司第一年是亏损的,并且亏损金额高达10亿日元。合资公司的出资比例是软件银行占六成,佩罗四成,一旦解除合作关系,按出资比例,软银方面必须负担6亿日元的亏损。出人意料的是,孙正义决定负担全部10亿日元的亏损。

  亏损是在我主导之下产生的,如果让对方负担四成的亏损,似乎说不过去,因此,我决定全额负担,佩罗不会因此而损失半毛钱。

  佩罗无法相信居然有这种事,孙正义的做事方式颠覆了他之前对日本人做事谨小慎微、利益方面寸步不让的印象。吃惊之余,就是一份深深的感动,倒不是因为不需要担负4亿日元的债务,而是孙正义的做法让他领略到商业合作的另一种境界。

  佩罗拍着自己的胸脯,对孙正义说:“以后,只要是你提出来的合作项目,无论是哪一种事业,你随时提出来,我随时签名,绝不过问。你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在1992年的竞选中,佩罗最终以中途退选结束了自己的竞选,美国两党执政已然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佩罗要打破这个传统谈何容易。所以,竞选进行到了一半,清醒的佩罗以“不希望看到美国的总统大选由于三强竞争而陷入混乱”为由,宣布退出,并且声称看到了“*党的复兴”,间接地支持了克林顿。佩罗的这一举动,导致竞选连任的老布什只获得37?4%的选票,默默无闻的克林顿则以43%赢得白宫宝座。

  佩罗重新回到他熟悉的电子商务界,此乃明智之举。1999年4月,“佩罗系统公司”首次公开上市,一天之后,这家公司的股票市值达到36亿美元。

  当然,佩罗也履行了他之前的承诺,和孙正义开始了新的合作之旅。

  相关阅读:

  《孙正义--梦想与激情》系列连载



    中投融,专业的香港上市财务顾问,为企业策划整个上市方案,统筹整个上市流程所需的资源。
    投融网(www.ipo.hk),目前拥有12万+ 注册会员,投行俱乐部会员可发布及对接投融资需求、筛选优质项目、企业上市辅导、兼并收购等投行业务信息,在线结识更多人脉。
    欢迎各类机构洽谈战略合作,欢迎投融资及上市客户选择我们作为合作机构。

微信:ipoweb
邮箱:service@ipo.hk
热线:0755-33572246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