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创投

股权投资回归价值投资 政府引导与市场基金可优势互补

2017-03-19 07:18:45  浏览:257645  来源:投融网

  2017年3月18日,第11届中国私募基金高峰论坛在深圳举办。第一场圆桌论坛探讨了私募监管解读、政府引导基金与市场引导基金协同发展以及股权投资回归价值投资等问题。君联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能光、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守宇、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程厚博、深圳市福田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汪云沾与深圳市汇通金控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理参加了该圆桌讨论。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

  主持人:各位好,我们的圆桌对话嘉宾已经就坐了,首先依然是按照惯例,我们先请各位嘉宾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先从李总这边开始。

  李守宇:大家好,很高兴参加这次论坛,我是深创投的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李守宇,在创投行业已经从业了18年,是一个创投行业的老兵。

  王能光:我是君联资本的王能光,君联资本是2001年成立的,我们专注于早期的投资,我从公司成立到现在一直从而创投工作。

  程厚博:大家好,我是东方富海的程厚博,我和前面两位差不多,基本上就是在刚刚有创投的时候我们就入行了,东方富海到去年刚好10周年,也是一个专注做PE/VC的机构。

  汪云沾:各位领导,我是福田引导基金的总经理汪云沾,福田引导基金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是2015年8月31号注册成立的,它是创投界的一个新兵,我也是这个行业的新兵,我在这个基金公司成立以后才来到这个领域的,我原先是从事监管工作,我之前在深圳证监局基金监管处当处长,请同仁们多多关照。

  刘理:我是汇通金控的董事长刘理,我们是南山区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管理平台,南山区是一个非常好的创业创新的沃土,也非常欢迎各位优秀的GP到南山投资,大展拳脚。

  主持人:谢谢各位的介绍,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今天的话题了。刚才我们一直在说2016年是监管元年,是最严监管年,但是具体的监管措施出台之后,对于各个私募机构可能产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各位身处其中有些什么样的感受?我们想请各位分享一下。

  李守宇:大家也都说今年是我们的最严监管年,是监管元年,从历史来说,我觉得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一直是比较严格的,起码对我们公司的监管是非常严格的。上市公司的IPO,包括上市公司的运作都经历了很长时间,特别是IPO,一般都在证监会排队排了好几年,整个的财务指标,包括公司治理、公司资质、规范性都受到了严格的审查。从我们现在接触的一些从境外回归的项目,它的财务状况经过审计发现还没有国内严格,所以也造成了中国的PE公司价值相对较高。同时,今年采取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我觉得对好的公司,经过这些洗礼,它能够表现得更好,差的公司的问题能被查出来,把它打回原形,这样使我们整体的资本市场能够更加健康发展,使好的公司更好,差的公司把它查出来,我觉得这个监管措施对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对PE投资长远是非常有利的。所以这个监管对我们做创投的机构是一个好事情。

  主持人:对好的公司来说更乐意看到监管的趋严。王总您的感受是怎样的?

  王能光:先说私募股权,我们这些成立比较早的公司大概都是在2000年左右,当时做股权投资或者是创业投资的家数还是比较少的,那个阶段主要是靠行业的自律。随着这些年的蓬勃发展,尤其是今天领导介绍的,我们的国民财富增加,参与私募股权的机构就越来越多,在这个情况下,从政府的角度加强监管,使每一家参与者都按照严格的规范进行运作,这样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有利于参与者以及资本市场的健康。

  私募股权投资的标的集中体现在上市环节,我们过去也看到很多企业为了取得上市的资格,它的业绩并不是很扎实,通过严格的监管,以及经营的业绩,以及法律法规方面更严格的要求,让一个健康的公司、一个遵纪的公司上市,对以后的发展以及对整个资本市场都是好事情。

  程厚博:中国的市场需要监管,我们从业的人也欢迎被监管。刚才王总说了,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从当时号称“一桌饭”的人,到现在已经达到了上万家机构,所以这个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在中国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一个行业热起来可能就全民参与了,这里头一定会出现一些混乱的状况。我觉得合理的监管能够让这个行业处于一个比较有序的、快速的成长,这是对整个市场、对经济发展十分必要。今天比较有幸,协会的领导也到场,我在这里也呼吁,加强监管,也要提高效率。现在整个行业的备案运作的效率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政府部门进行监管,同时也要提高效率。另外,不仅要监管好人,还要查出那些为非作歹的坏人。

  汪云沾:我是从监管部门出来的,监管对今天在座的这些私募机构来说是重大的利好,我相信今天来开会的都是非常规范的,对于一些不那么规范的,那可能是一个利空,因为他们的生存空间就没有了。加强监管肯定能净化行业的空气,能规范公司的上升空间。张小艾会长刚才在演讲中提到,去年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数量下降了23%,但是私募基金的规模上升了102%,我们的管理人减少了,但是每个机构都做大了,这是我们私募机构在规范监管下希望看到的。

  刘理:我们政府的产业引导基金是财政的钱,所以监管严格和我们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我们所合作的GP既然能把它挑出来,就是在监管、风控这一块是最优秀的,所以我们非常欢迎这种政策的出台。

  主持人:刚才几位提到了对监管趋严的感受,总体认为监管趋严对一些好的公司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对原本发展不健全的公司应该加强监管,对好的公司,我们反而在监管之后面临到的空间或者市场的秩序性就会更加好。

  我们这里有一个数据,截止到2016年12月底,国内总共成立了1013只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已经超过5.3万亿元,已经到位的资金有1.9万亿,仅仅2016年就新设立了政府引导基金384只,披露的总目标规模超过3.1万亿元。接下来我们要请教在场的几位,尤其是汪总你们这种引导基金的平台,你们认为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基金未来应该怎么样来协同发展?首先请教汪云沾总。

  汪云沾: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的母基金还是一个比较新鲜的事物,这两年发展比较快,大家可能觉得它们之间是不是有利益冲突,或者有竞争关系。其实我觉得他们两个是互补的,是可以很好协同发展的,因为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的母基金之间不是竞争关系,不是说你找了我们就不能找那个市场化的母基金,反而我们政府引导基金之间才是竞争关系,比如我跟刘总就是竞争关系,我们的竞争关系还蛮强的,你找了再找他就不行,你找他了再找我也不行,因为涉及到反投比例的问题,涉及到注册地的问题,但是我们和市场化的基金之间是协同发展的,这是第一点,我们的合作基础是很好的。

  第二,它们都是市场上需要的,光有政府引导基金是不行的,引导基金都是国有私募形式的,对一个私募股权机构来说,募资只有国有的是不够的,我们出资比例是有限的,如果你找的都是引导基金的钱,就涉及到国有资产超过50%,涉及到减持的问题,所以很多创投机构不愿意做这个事情。再一个,政府引导基金只出一部分钱,市场化的母基金对这个市场是一个很好的机构投资者,他们成为政府引导基金的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现在和一些基金合作,我们同意出资了,但是他们市场上募资还是相对比较艰难的,这时候我们发现市场化的母基金为他们能提供资金来源,能解决他们很大的募资上的困难,能够加快创投机构成立的速度。

  第三,我们跟市场化的母基金之间也是紧密相连的,我们还可以成为市场化母基金的LP或者投资者,比如说我们就参加了前海母基金的出资。前海母基金这样的市场化基金,政府引导基金是它非常重要的一个资金来源,占的比例是很大的,所以我想我们和市场化基金之间是非常好的协同发展的关系。

  主持人:刚才您说刘总是您的竞争对手,我们接下来也请您的竞争对手来说一下。

  刘理:汪总说我跟他是竞争关系,但是我我和总在私底下是很好的朋友,不管汪总认不认,我是这么认的。汪总说我们是竞争的关系,但是我认为我们其实也是合作伙伴关系。虽然我们是各自不同的区,但是我们都是为了深圳市的产业规划、新兴产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城市的进步来做出我们的产业基金,能够引导产业、引导经济发展的作用而努力的。不管是在南山还是在福田,都是为了深圳的经济成长进步而努力。

  另外刚才主持人说到协同发展的问题,为什么有这个问题?那就是因为有差异性,我认为这个差异性是可以承认的,差异性存在在哪里?我想是管理方式、追求的目标有一定的不同,存在差异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政府引导基金是财政出资,这是它的先天基因,这是不用测序的,这是它先天的政治禀赋。但是政府引导基金不可否认的它有它非常大的优势,也是对在座的GP一个非常大的优势,比如说它的资源优势,它可以协同政府各个部门的资源,把它汇成合力,用到GP所投的项目上。比如说刚才罗湖的基金产业园相关的政策,比如说住房补贴、租金补贴、扶持政策、人才补贴,包括小孩入学等等,这些都是社会GP提供不了,但是政府引导基金能够实现的一个资源优势。我们在南山区的平时工作中都是这样说的,怎么样服务企业,我们就是服务员,别人的小孩入学的问题就是自己小孩的入学问题,把这种公事当做私事来办,这是我们的理念,也是我们的资源优势。

  还有资金的优势。我们的资金是源源不断的,南山区的财政税收去年超过了1000亿元,这个量是非常大的。

  另外我们还有项目优势,趁着福田区的何区长离开了,我就趁势宣传一下南山区。南山区的项目优势非常强大,我们是全国区域创新孵化能力排名第一的区,大家也知道去年的全国双创周就在南山召开,现在说“北有海淀区,南有南山区”。南山有上市公司127家,在全国排名第二,也是仅次于海淀。我们的高新技术企业是2233家,南山区的商事主体34万家,企业法人主体24万家,这个量是非常大的,对私募股权基金来说,南山区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项目,有源源不断的后劲支持。

  我认为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基金是可以优势互补,协同发展的,至于怎么协同发展,我认为从两个方面着力,保持两个方面的一致性。第一是战略方面的一致性,现在“十三五”国家发展战略规划提出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优势传统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是我们全国发展的着力点,其实也是南山区的着力点,从战略规划的着力点来说,我们政府引导基金和社会基金战略上是保持一致的。第二是战术上的一致性,市场上的基金是市场化运作的,政府基金,特别是我们汇通金控,也是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导我们的产业基金,发展我们的基金,从社会GP的选择再到项目的筛选,包括项目的投入和投后的增值服务,我们都是采取市场化的运作去运行的,去年以来,我们设立了20只基金,募集规模647亿,我们出资达到了47亿人民币,充分说明了我们的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基金是能够协同发展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同样这个问题,关于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基金协同发展的问题,我们也听一下李总、王总的观点。

  李守宇:深创投从2006年底就开始了探讨政府引导基金的模式,也是政府引导基金的倡议者和先导者,到目前为止,深创投参与的政府引导基金项目已经有80多个,同时我们现在受托管理了深圳市1000亿的政府引导基金,以及佛山市100亿的政府引导基金,最近我们也签约了东莞的政府引导基金,也委托我们来管理,我们也参与了前海母基金,以及山东PPP的100亿基金。在政府引导基金方面,我们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

  总之,政府引导基金是当地的政府和各地的政府的引导,它作为股东来参与我们设立的基金。其实深创投管理的政府引导基金都是一种市场化的基金,我们虽然是国有控股,但是我们是市场化的投资管理公司,政府引导基金对深创投管理的基金的参与,使它对当地的经济和投资有一个放大作用。也通过它的政策引导,使我们对某些行业的投资有一个偏重,在投资的方向和投资的让利方面,有一些政策的设定。

  政府引导基金很少独立运营,有一部分政府引导基金有一部分功能,担负着纯粹的政府项目的引导,这方面它和市场化基金有很大的区别。政府引导基金发挥引导的作用,是对市场化基金的促进和协同,使双方能够更好地发展。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各地的政府引导基金设立都已经取得了双赢、多赢,我们也参与了福田、南山的好几个基金的一期、二期,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我认为对于政府引导的模式,要把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和运作区分开来,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人主要做好政策的制定和引导基金的选择。现在我们参与的佛山、东莞、深圳的引导基金的管理,一方面我们中间会参与一部分,他们会投资我们深创投的基金,我们做好示范和带头作用,把政府参与的引导基金管理好,能起到示范作用,同时协助政府一起,很多是我们一起成立的管理公司,来选择我们优秀的投资机构,来参与引导基金,把这个引导基金做大做强。前海母基金也有很多引导基金的参与,但是它和市场化的基金合作,也起到了很大的协同作用,我们也是前海母基金唯一的机构合伙人。整体来看,我觉得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运作基金的目标是一样的,大家是共赢的关系。

  王能光:我理解政府的引导基金有几个方面的作用,比如说有的政府引导基金是行业性的,有的是要求有阶段性的,有的要求是有区域性的,每个引导基金都有各自的定位。比如说我们是首批拿了科技部的科技引导基金,是科技部在科技成果转化过程当中第一次的创新,它的方向就很清楚,希望你投资在科技产业转化方面的企业。我们也拿过北京市的引导基金,它希望我们投到中关村、北京市,我们跟其它的区域也有过交流。我们的人民币基金有社保基金,社保的要求就是要有稳定持续的增长,不要大涨大跌,因为社保的钱是人民的钱。作为管理人,要深刻理解投资人的诉求,满足了需求,最终达到引导基金的作用。

  市场化基金的诉求就比较单一,它的诉求就是你能获得比他人更好的回报,政府的引导基金在满足政府要求的前提下获得更好的回报。你仅仅是一个回报,而与引导的要求相背离,那也是不会选择的,这是两个管理者的差别。

  政府引导基金这些年越来越多,就像我们作为GP设立基金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尤其是对新的承办基金,被政府引导基金投了,也是挺好的品牌树立,因为政府在考核的时候还是非常严格的。我理解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基金稍微有一个差别,就是市场化的基金融资的时候,它是跟着大环境好坏来决定拿钱容不容易。比如在2015年大势不好的时候,大概有3个月到半年市场募集是拿不到钱的。政府引导基金实际上要和政府的计划相匹配,如果你和这个时间点对不上的话,你也拿不到钱。在第一波投资已经进去了,第二波正在修正、总结经验的时候,你还要等一等。

  主持人:在对两组优秀的机构进行颁奖之后,接下来要开始我们今天上午第一场圆桌论坛,下面是一个私募股权的圆桌论坛。在这个环节开始之前,有一个小小的提示,待会儿我们来到台上参与圆桌论坛的嘉宾都是目前国内最优秀的私募股权方面的单位代表,所以能够和他们有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非常难得,今天在场的所有的来宾如果您有什么样的问题想和他们交流,或者想向他们提问的话,欢迎您提前用您的小纸条写好,交给我们场内的工作人员,我待会儿会代为帮你们提问。

  接下来有请出第一组对话嘉宾,他们是:

  君联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王能光先生;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守宇先生;

  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创始合伙人程厚博先生;

  深圳市福田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汪云沾先生;

  深圳市汇通金控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理先生。掌声有请圆桌论坛的嘉宾。

  各位好,我们的圆桌对话嘉宾已经就坐了,首先依然是按照惯例,我们先请各位嘉宾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先从李总这边开始。

  李守宇:大家好,很高兴参加这次论坛,我是深创投的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李守宇,在创投行业已经从业了18年,是一个创投行业的老兵。

  王能光:我是君联资本的王能光,君联资本是2001年成立的,我们专注于早期的投资,我从公司成立到现在一直从而创投工作。

  程厚博:大家好,我是东方富海的程厚博,我和前面两位差不多,基本上就是在刚刚有创投的时候我们就入行了,东方富海到去年刚好10周年,也是一个专注做PE/VC的机构。

  汪云沾:各位领导,我是福田引导基金的总经理汪云沾,福田引导基金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是2015年8月31号注册成立的,它是创投界的一个新兵,我也是这个行业的新兵,我在这个基金公司成立以后才来到这个领域的,我原先是从事监管工作,我之前在深圳证监局基金监管处当处长,请同仁们多多关照。

  刘理:我是汇通金控的董事长刘理,我们是南山区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管理平台,南山区是一个非常好的创业创新的沃土,也非常欢迎各位优秀的GP到南山投资,大展拳脚。

  主持人:谢谢各位的介绍,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今天的话题了。刚才我们一直在说2016年是监管元年,是最严监管年,但是具体的监管措施出台之后,对于各个私募机构可能产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各位身处其中有些什么样的感受?我们想请各位分享一下。

  李守宇:大家也都说今年是我们的最严监管年,是监管元年,从历史来说,我觉得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一直是比较严格的,起码对我们公司的监管是非常严格的。上市公司的IPO,包括上市公司的运作都经历了很长时间,特别是IPO,一般都在证监会排队排了好几年,整个的财务指标,包括公司治理、公司资质、规范性都受到了严格的审查。从我们现在接触的一些从境外回归的项目,它的财务状况经过审计发现还没有国内严格,所以也造成了中国的PE公司价值相对较高。同时,今年采取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我觉得对好的公司,经过这些洗礼,它能够表现得更好,差的公司的问题能被查出来,把它打回原形,这样使我们整体的资本市场能够更加健康发展,使好的公司更好,差的公司把它查出来,我觉得这个监管措施对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对PE投资长远是非常有利的。所以这个监管对我们做创投的机构是一个好事情。

  主持人:对好的公司来说更乐意看到监管的趋严。王总您的感受是怎样的?

  王能光:先说私募股权,我们这些成立比较早的公司大概都是在2000年左右,当时做股权投资或者是创业投资的家数还是比较少的,那个阶段主要是靠行业的自律。随着这些年的蓬勃发展,尤其是今天领导介绍的,我们的国民财富增加,参与私募股权的机构就越来越多,在这个情况下,从政府的角度加强监管,使每一家参与者都按照严格的规范进行运作,这样有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有利于参与者以及资本市场的健康。

  私募股权投资的标的集中体现在上市环节,我们过去也看到很多企业为了取得上市的资格,它的业绩并不是很扎实,通过严格的监管,以及经营的业绩,以及法律法规方面更严格的要求,让一个健康的公司、一个遵纪的公司上市,对以后的发展以及对整个资本市场都是好事情。

  程厚博:中国的市场需要监管,我们从业的人也欢迎被监管。刚才王总说了,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从当时号称“一桌饭”的人,到现在已经达到了上万家机构,所以这个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在中国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一个行业热起来可能就全民参与了,这里头一定会出现一些混乱的状况。我觉得合理的监管能够让这个行业处于一个比较有序的、快速的成长,这是对整个市场、对经济发展十分必要。今天比较有幸,协会的领导也到场,我在这里也呼吁,加强监管,也要提高效率。现在整个行业的备案运作的效率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政府部门进行监管,同时也要提高效率。另外,不仅要监管好人,还要查出那些为非作歹的坏人。

  汪云沾:我是从监管部门出来的,监管对今天在座的这些私募机构来说是重大的利好,我相信今天来开会的都是非常规范的,对于一些不那么规范的,那可能是一个利空,因为他们的生存空间就没有了。加强监管肯定能净化行业的空气,能规范公司的上升空间。张小艾会长刚才在演讲中提到,去年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数量下降了23%,但是私募基金的规模上升了102%,我们的管理人减少了,但是每个机构都做大了,这是我们私募机构在规范监管下希望看到的。

  刘理:我们政府的产业引导基金是财政的钱,所以监管严格和我们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我们所合作的GP既然能把它挑出来,就是在监管、风控这一块是最优秀的,所以我们非常欢迎这种政策的出台。

  第十一届中国私募基金高峰论坛相关阅读

  股权投资回归价值投资 政府引导与市场基金可优势互补

  圆桌1:股权投资回归价值投资 政府引导与市场基金可优势互补

  谢永林:四因素将促进私募基金未来持续快速发展

  张小艾:私募基金是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推动力

  何杰:深圳福田区35%的GDP源于金融 要整合私募发展

  孙东升:深圳私募占全国1/5 为中小企业融资发展提供支撑

  第十一届中国私募基金高峰论坛开幕

  中基协张小艾:私募基金登记备案制度符合供给侧制度创新

  平安银行夏广民:关注私募的某一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陆金所计葵生:做好金融科技要从四方面入手

  李春瑜:监管趋严 乐观看待私募基金2017年发展

  圆桌2:未来看好新三板市场 医疗领域藏投资机会

  华宝兴业基金周晶:2017年全球最好的投资机会在中美两国


    投融网(www.ipo.hk),资源开放、高效对接的投融资平台,为企业策划香港上市全流程,实现投融资与上市一站式服务。
    目前拥有12万+ 注册会员,投行俱乐部会员可发布融资需求、筛选优质项目、企业上市辅导、兼并收购等投行业务,投融网分享人脉和信息资源。
    欢迎各类机构洽谈战略合作,欢迎投融资及上市客户选择我们作为合作机构。

微信:ipoweb
邮箱:service@ipo.hk
热线:0755-33572246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