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财经

余斌:2017年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2017-01-09 11:00:20  浏览:252133  来源:投融网

  讯 1月8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2017:何以稳中求进。全程直播报道。

  余斌在会上讲到稳中求进,在稳这个方面,需要体现以下三个方面的重大变化。第一现在我认为稳增长它的目的,应当更多的是防控风险,或者叫防风险,第二,我们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降低企业的税费负担,激发企业的活力,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来稳增长。第三,稳中求进需要做重大的调整,现在稳增长应当更多是从供给侧想办法,尤其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供给调整,让供给重新回到与需求相一致的水平,这应该是今年稳增长上需要做的调整。

  在会上,余斌谈到了投资增长,去年1-11月份整个投资是8.3%,清华的预测是今年会上升到8.9%,这个难度可能比较大,关键取决于制造业投资,以及与之相关联的民间投资的增长,现在整个企业家预期不稳,信心不足,必须让他们重新树立信心,稳定他们的预期,我们的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增长能够有比较大幅度的改善。

  以下是论坛现场实录:

  余斌:我对稳中求进怎么看,党的十八大以来,每年都是把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作为下一年大政方针,但是跟过去几年相比,今年中央经济会议在部署今年工作的时候,赋予了稳中求进新的含义,强调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是治国理政的原则,是经济工作的方法论,2017年做好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那么为什么今年要特别强调稳中求进?或者说何以稳中求进?我想我们可能在稳中求进,尤其在稳这个方面,需要体现以下三个方面的重大变化。第一,从稳的目标来说,过去我们强调稳,稳增长是为了保就业,这是过去。现在我认为稳增长它的目的,应当更多的是防控风险,或者叫防风险,这主要是由于中国经济总量大幅度的提高,基础规模不断扩大之后,以及经济结构发生变化之后,再加上中国人口结构所发生的变化,我们的就业压力在不断的减轻。去年中国经济总量突破70万亿,GDP增长一个百分点,所需要的增量超过了7000亿,克强总理讲GDP增长1个百分,相当于五年前1.5个百分点,十年前2.5个百分点,还有服务业中占的比重非常高,今年达到53%左右的水平。服务业创造同样的GDP跟工业相比,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2012年中国15-59岁劳动人口总量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这也是民工荒,招工难和劳动力成本大幅度上升的原因,以上三个方面的原因,决定了目前在这个阶段上,我们强调稳增长主要不是为了保就业,而是为了防控风险。

  在就业逐步减轻的同时,我们的产能过剩,房地产库存,地方政府债,这些风险点明显增多,而且这几者之间是相互关联,相互影响,交叉传染的关系,哪一个领域出问题,都有可能带来全局性的波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稳中求进或者是稳增长,保持中国经济运行的总体稳定,这为我们防控风险,或者说是以可控的方式和节奏主动的释放风险,会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这是我说的第一个方面。在目标上我们所发生的变化。

  第二个方面则是稳的手段上会发生深刻的变化,过去我们稳增长主要是增加政府基础设施投资,来稳投资,从而稳增长。那么我认为今天我们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通过降低企业的税费负担,激发企业的活力,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来稳增长。

  刚才李稻葵院长也讲了,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面临持续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于投资增长的下降,投资增长的下降主要表现为制造业、房地产投资增长的大幅度下降。制造业也在加入WTO的10年,制造业投资年平均增长是30%,房地产平均增长是24%,去年1-10月份,制造业投资增长3.6%,房地产投资增长6.5%,有了制造业、房地产占整个投资的比重很高,其中制造业的投资占整个投资的比重是三分之一,房地产投资占整个投资的比重过去高峰的时候超过四分之一,现在仍然还有五分之一。当制造业、房地产投资增长大幅度下降,从而带来投资增长大幅度下降的时候,政府稳增长的手段主要是增加政府基础设施投资,来弥补制造业、房地产投资下降所形成的缺口,从而稳投资,稳增长,这是过去。

  但是现在,当经济持续下行,企业的盈利能力和盈利水平大幅度的滑坡之后,中央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增长大幅度的下降,1-11月份中央预算收入增长只有5.9%,当地方和中央财政收入达度下降,我们就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维持基础设施投资的高速增长。今年中央经济会议确定中央宏观经济政策的方面,财政政策仍然强调了积极,但是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和有效,所谓有效就是要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我们比较大幅度的降低企业的税费负担,我们会激发企业的活力。企业投资生产的积极性上升,民间投资大幅度下降的局面得以改变,这将为我们中长期经济运行的稳定提供新的支撑。

  第三个方面大的变化,是稳中求进需要做重大的调整,中国经济运行当中最突出的矛盾是严重的供给大于需求,国际金融危机之后需求侧大幅度萎缩到新水平,供给侧仍然停留在过去高增长的轨道,由此带来普遍和严重的产能过剩,针对这样的情况,过去我们稳增长的求进,是想办法扩张需求,让需求与供给相一致。家电卖不掉了,我们通过财政补贴,家乡又下乡。汽车卖不掉了,1.6L排量以下的小轿车购置税减免。钢铁水泥卖不掉了,大规模保障性住房的建设,让这些产品能够卖掉,过去我们稳增长更多的方法是想办法扩张需求,让需求重新回到与供给相适应的水平,从而来稳增长,我认为需要调整。

  现在稳增长应当更多是从供给侧想办法,尤其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供给调整,让供给重新回到与需求相一致的水平,这应该是今年稳增长上需要做的调整。

  去产能强调要更多用市场法制的手段,市场的手段你要让那些在竞争当中失败的,没有竞争能力的企业,能够顺利的退出,你要让他们顺利的退出,政府就得想办法,给他提供退出的通道,资产的处置,债务的处置,人员的安置,员工的养老,社保的接续,只有把这些问题解决的,劣势企业才能有效的退出。比如说去库存上,中央强调不同的城市房地产所面临的突出问题是不一样的,你要采取的措施也是不一样的。在去杠杆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把降低企业的杠杆率,我认为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在降成本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把减税、降费和降低企业的要素成本,要加大这一方面的工作力度。那么在补短板方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既要补硬短板,也要补软短板,既要补发展的短板,也要补制度子短板。我们要坚决消灭僵尸企业,不断淘汰在竞争当中没有竞争能力的企业,从而把生产和市场向高效益转移,我们才有可能解决严重的产能过剩和供给大于需求的情况。也只有供求基本匹配,我们才有可能得到经济运行总体稳定的结果。

  我大体上同意刚才李稻葵院长对2017年中国经济所给出的判断,唯一一点我有不同意见的,就是关于今年的整个投资的增长,去年1-11月份整个投资是8.3%,清华的预测是今年会上升到8.9%,这个难度可能比较大,关键取决于制造业投资,以及与之相关联的民间投资的增长,现在整个企业家预期不稳,信心不足,必须让他们重新树立信心,稳定他们的预期,我们的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增长能够有比较大幅度的改善,在政府支持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出现下降的情况之下,才有可能出现你们说的结果。我对此持有怀疑的态度。

  同时我也同意今年整个中国经济增长大体上会达到6.5%左右的水平,清华的预测是6.6%,我们的预测是6.5%左右,大体比较接近。刚才李院长讲到其他方面的重大判断,我都表示同意。谢谢!


    投融网(www.ipo.hk),资源开放、高效对接的投融资平台,为企业策划香港上市全流程,实现投融资与上市一站式服务。
    目前拥有12万+ 注册会员,投行俱乐部会员可发布融资需求、筛选优质项目、企业上市辅导、兼并收购等投行业务,投融网分享人脉和信息资源。
    欢迎各类机构洽谈战略合作,欢迎投融资及上市客户选择我们作为合作机构。

微信:ipoweb
邮箱:service@ipo.hk
热线:0755-33572246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