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财经

雷鼎鸣:稳住汇率政府必须要有决心 要拿出实际的行动

2017-01-09 11:00:14  浏览:612137  来源:投融网

  讯 1月8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2017:何以稳中求进。全程直播报道。

  雷鼎鸣在论坛上谈到近期的汇率问题,雷鼎鸣说到,坚决宣示要稳某一个点位。第二个要拿出实际的行动,哪怕是付出一点代价。中国外贸的盈余比较大,2015年大概5900亿元,去年小一点,但是也挺大,外汇流出,有一部分回来补偿。对外贸的好处,盈余还会增加,到最后可能有一个均衡点,进来能顶得住。

  但是这个还是需要人民银行做某些工作,你要不要不准他买呢,我觉得这个很有问题。等于银行排长龙来提款。

  雷鼎鸣说,97年到98年的时候,港币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有可能是索罗斯的问题。我们没有把港币跟美元挂钩,总的港元储备超过了50%,比例是非常大。只要香港政府不打算脱钩,你要炒卖,是不容易的。他绝对有足够的胆量,比如说卖要港币卖美元,有很多钱给你的。所以要炒,索罗斯也好,别人也好,首先他是想说服,香港政府是打算脱钩。而且当年是用比较先进的一个方法,首先是比较秘密的估空远期港元,跟估空恒生指数,第三步才大张旗鼓去估空现货的港元。你要估空现货的港元,跟香港经管局的策略就是要把利率升高。量供应不够,所以利率也提高,汇率也提高,很多基金突然挖一个口,利率就会上升。当年他相信就会把这个汇率重新回稳。相信港元是很稳定的,当然没有起到这个效果,估空港元以后,就得把利率提高,在现货港元是亏本的。在远期港元,利率提高的话,远期港元是有本的,而且在恒生指数里面,利率提高,股票就下跌,所以他们赚钱在估空恒生指数,跟远期港元,赚钱就赚在那边,他们故意在现货港元输一点钱给你。政府当然不懂这个方法,所以拼命把这个利率推高,他就意味在97年12月23日冲击的时候,他以为利率提高,认为97年圣诞节的时候,整个香港就恢复了,98年经济会有5%的增长,我们预测1998年是负增长5%,最后是增长负5.1%,所以我的推算很准的。一年以前预测是负5%,增长是负5.1%。

  以下是论坛现场实录:

  李稻葵:谢谢曹老师,每次都给我们带来精彩的分析。想请教一下雷鼎鸣教授,人民币的汇率受到一些压力,让我们不仅想起了98年上半年,在香港也发生了一场汇率之战,是索罗斯要攻击香港的港币,到了6月份,就完全被击败,所以从香港98年汇率的那一场战争,您反过来看今天中国人民比的外流,有什么样的启示?

  雷鼎鸣:我先说两句关于特朗普的话,特朗普不容易把它甩掉,不要忘记他是怎么样去上台的,他有很大的技术度,他的技术度什么人给他的?前年拿了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他做了一个研究,他发现美国的男人寿命在20多年以来,是在下降的,不是增长的。为什么下降呢?主要是白人里面的蓝领跟中低产,他们的绩效率很高,而且他们老是吃止痛药,止痛药差不多跟鸦片一样,是上瘾的。这些白人他们感觉很痛苦,白人死亡率都提高了,这是很严重的。

  为什么出现这个问题?美国的男人,尤其是没有上过大学的男人,他们过去几十年的收入没有增长的,是下降的,所以就选了特朗普。他们对特朗普非常反感,美国很多年轻人看见特朗普选上了以后,很悲哀的。同时社会有一批人很支持他的,所以他将来怎么样保住他的位置?他有几种方法,第一,只要某一些政策是对的,对近期有好处的,比如说基础设施建设,搞得好,短期有刺激的作用,他要减税,他可以争取到这些支持者继续支持他。就是犯了一些错误,也没有问题。而且这批支持他的白人,尤其是男性白人,他们关注的不是美国的整体利益,他们关注的是本人的利益,就算推出来的政策是把美国搞乱,把世界搞乱,对美国不是问题的,只要他们能够相信特朗普能够替他们分享美国经济的增长,就可以保住他的总统位置。所以我对特朗普下台,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是很高。

  回到你刚才所提的问题,在1983年的时候,另外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写了一篇文章,他跑到香港去,1983年香港刚刚决定要跟美元挂钩,1977年到83年是浮动的,跟美元港币,7.8港币兑美元是1983年。他写这篇文章,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虑,汇率不是这么容易决定了汇率价在什么地方。有些商品卖一些白菜给你付多少钱,白菜或者是其他的商品,有本身的使用价值,货币本身没有使用价值,只是一张张的钞票,大家要相信我拿出去差不多可以买到这些东西,但是现在金融体系里面有相当大的程度,我拿了港币和人民币也好,要有投资性。究竟拿人民币还是拿美元,主要是看这个货币将来是贬值还是升值?所以心理因素非常大。

  97年到98年的时候,港币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有可能是索罗斯的问题。我们没有把港币跟美元挂钩,总的港元储备超过了50%,比例是非常大。只要香港政府不打算脱钩,你要炒卖,是不容易的。他绝对有足够的胆量,比如说卖要港币卖美元,有很多钱给你的。所以要炒,索罗斯也好,别人也好,首先他是想说服,香港政府是打算脱钩。而且当年是用比较先进的一个方法,首先是比较秘密的估空远期港元,跟估空恒生指数,第三步才大张旗鼓去估空现货的港元。你要估空现货的港元,跟香港经管局的策略就是要把利率升高。量供应不够,所以利率也提高,汇率也提高,很多基金突然挖一个口,利率就会上升。当年他相信就会把这个汇率重新回稳。相信港元是很稳定的,当然没有起到这个效果,估空港元以后,就得把利率提高,在现货港元是亏本的。在远期港元,利率提高的话,远期港元是有本的,而且在恒生指数里面,利率提高,股票就下跌,所以他们赚钱在估空恒生指数,跟远期港元,赚钱就赚在那边,他们故意在现货港元输一点钱给你。政府当然不懂这个方法,所以拼命把这个利率推高,他就意味在97年12月23日冲击的时候,他以为利率提高,认为97年圣诞节的时候,整个香港就恢复了,98年经济会有5%的增长,我们预测1998年是负增长5%,最后是增长负5.1%,所以我的推算很准的。一年以前预测是负5%,增长是负5.1%。

  后来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跟现价人民币挂钩更紧。别人相信你是稳定的,香港政府有这个能力保住港币,但是你有没有这个打算,香港政府跑出来说,我绝对不会本金不够用。因为所有中央银行的本金以前,他说一定得保护这个汇率,所以不可相信的。所以一定要做出这些事情,说明我说谎,我是会付出代价的,别人才会相信你的。所以当时我们提保险票据,本金是要付出代价的。美国有另外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也赞成我们这个观点,我们用他的名字命名了票据的名字,我们邀请他讲话,利用香港政府的这个漏洞,一人吵了四趟,第一趟是97年10月,跟98年1月份,第三趟是98年6月份,第四趟是98年8月份,香港政府就买进那个股票。使股票没有给估空,使得炒家没有赚到钱,远期港元还在估空战略,还有一些细节性的问题要解决,真正在8、9月份才解决问题的。

  李稻葵:第一要有决心,坚决不能贬值吗?

  雷鼎鸣:不允许人民币付这么多的本金,中国外贸的盈余比较大,2015年大概5900亿元,去年小一点,但是也挺大,外汇流出,有一部分回来补偿。对外贸的好处,盈余还会增加,到最后可能有一个均衡点,进来能顶得住。

  但是这个还是需要人民银行做某些工作,你要不要不准他买呢,我觉得这个很有问题。等于银行排长龙来提款。

  李稻葵:香港第一个经验政府必须要有决心,坚决宣示要稳某一个点位。第二个要拿出实际的行动,哪怕是付出一点代价。

  雷鼎鸣:要稳住信心,以后的储备会慢慢增加的。


    中投融,专业的香港上市财务顾问,为企业策划整个上市方案,统筹整个上市流程所需的资源。
    投融网(www.ipo.hk),目前拥有12万+ 注册会员,投行俱乐部会员可发布及对接投融资需求、筛选优质项目、企业上市辅导、兼并收购等投行业务信息,在线结识更多人脉。
    欢迎各类机构洽谈战略合作,欢迎投融资及上市客户选择我们作为合作机构。

微信:ipoweb
邮箱:service@ipo.hk
热线:0755-33572246

发表评论
0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