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财经

扬弃过快增长 坚持协调发展

2016-01-20 04:49:02  浏览:878833  来源:投融网

  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GDP增长率为6.9%。这是自1991年以来,GDP增长率首次“破7”。

  1978年以来的30多年中,中国GDP年均增长率高达9.8%,近一半年份是超过10%的超高速增长;而低于8%的“波谷”,在2011年之前只出现过四次共7年;目前的这个“波谷”是从2012年开始的,已持续4年低于8%,2015年更是跌破了7%,而且这种状况很有可能将持续几年。这样的走势反映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新常态,其特征之一就是从超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

  6.9%是中高速增长,它符合7%左右增长目标的要求。这个增长率也使“十二五”时期的年均增长率达到7.8%,超过了“十二五”规划预期的7%的增长目标。在这样的基础上,“十三五”时期的年均增长率只要略高于6.5%,2020年的GDP就能比2010年翻一番,进而实现“三步走”的目标。这就是说,没有必要追求超高速的增长。

  从现实情况看,在新常态下,今后追求超高速增长是缺乏条件的。首先,“人口红利”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劳动力的增长将放缓。其次,资源环境的承载力大大减弱,土地越来越贵,环保的要求越来越高,约束着经济的增长。第三,在基本需求得到满足的前提下,投资和消费需求的增长空间也不如以前那么大了,出口的增长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限制,“三驾马车”对经济的拉动力减弱了。第四,当前还存在产能过剩等问题。因此,以往经常出现的10%左右的增长,今后很难再出现。

  考虑到现实性和必要性,我们应该放弃对超高速增长的追求,主动地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但是,习惯了超高速增长的人们,要适应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可能还需要一个心理调适的过程。很多人对于拉升经济增速,仍然是满怀期待,他们希望创造新的增长点,拉动经济快速增长。

  2015年以及前几年GDP增长率下滑,从需求来看,主要原因是投资增长乏力,2012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从20%以上逐渐掉落,2015年只有10%;从产业来看,主要原因是工业增加值增长减速,2012年之后就跌到了8%以下,2015年只有6.0%左右,拖累了GDP的增长。相比之下,消费和第三产业的增长率是高于GDP整体的,2015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66.4%,比上年提高15.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8.3%,占GDP的比重提升到50.5%。这样的状况使很多人以为,消费需求和新产业能成为拉动GDP加快增长的新动力。

  消费占比当然应该提高,以往为追求超高速增长而加大投资力度的做法,已经使投资和消费的比例失衡。新产业的发展也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但是,如果为了加快经济增长而大力刺激消费与新产业,则可能带来新的失衡,那也是不利于经济长期发展的。

  消费应该“量入为出”,超前消费、过度消费是有隐患的。美国消费占比非常高,一度使美国经济维持了较快增长,但这种模式最终走向了经济危机。从我国的实际情况看,消费的增长是受GDP增长影响,GDP增长快的时候,消费增长才快,它在很大程度上是被GDP增长拉动,很难成为拉动GDP增长的强劲动力。2015年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大大超过投资,那是因为投资增长减速了,而不是因为消费增长加速了。在经济增长以及收入增长减速的情况下,应该告诫人们理性消费,而不能鼓励他们靠借贷、补贴高消费。

  新产业的发展更是被寄予了厚望,但靠它加速经济增长其实是有风险。新产业的体量与传统产业相比,体量不算大,要使它成为加速经济增长的力量,就要推动它爆发式地增长,而这又要靠高杠杆融资,这就可能迅速积累金融风险。美国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就是我们应该引以为鉴的教训。中国金融业近年也经历了快速发展,我们要防范“脱实向虚”的风险。

  在新常态下,我们应该放弃对超高速增长的追求,领会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坚持协调发展,就像习总书记所说,“协调既是发展手段又是发展目标,同时还是评价发展的标准和尺度,是发展两点论和重点论的统一,是发展平衡和不平衡的统一,是发展短板和潜力的统一”。


    投融网(www.ipo.hk),资源开放、高效对接的投融资平台,为企业策划香港上市全流程,实现投融资与上市一站式服务。
    目前拥有12万+ 注册会员,投行俱乐部会员可发布融资需求、筛选优质项目、企业上市辅导、兼并收购等投行业务,投融网分享人脉和信息资源。
    欢迎各类机构洽谈战略合作,欢迎投融资及上市客户选择我们作为合作机构。

微信:ipoweb
邮箱:service@ipo.hk
热线:0755-33572246

发表评论
0评